字体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江成,江成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我听见有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。 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一股简朴的香味传入我的鼻腔。

    我躺在家里的床上,而江雪就坐在我的身边。她对我露出个微笑,轻声说道:“江成,不要睡了,爸妈叫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吃饭?

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。而江雪体贴地将我扶了起来。依然是这熟悉的房间,我顺着狭窄的木楼梯走下楼,只见父亲正坐在饭桌前喝着小酒,手中拿着那把旱烟枪,时不时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……都是真的?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江雪走到父亲身后,温柔地帮他按着肩膀,轻声说道,“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父亲憨厚地笑道:“等地里的粮食卖了,就给你们盖套新房。到时候生了娃,我和你们妈做梦都会笑。”

    江雪顿时俏脸微红,她嗔道:“你们整天就想着抱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……”母亲端着一盘酸菜咸肉放上餐桌,她笑吟吟地说道,“成儿,快坐下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然后坐在了饭桌前。等将母亲做的咸肉咬在口中,那熟悉的味道在我的味蕾展开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。我忽然鼻子一酸,眼眶就湿润了。

    多久了……

    我说不清有多久,未曾尝试过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吃得好好的,干嘛哭呐?”

    母亲连忙拿起抹布帮我擦了擦脸。而我吞下咸肉,强忍着呜咽说道:“没什么,就是做恶梦了,想你们。”

    父母都是笑了笑,等吃过饭后,我和父亲搬了凳子去门口下棋。江雪则是坐在我们身边,很体贴地帮我们装烟草。

    父亲拿着棋子,略微谢顶的模样让他看着格外憨厚。忽然间,他走错了一步,连忙就将棋子拿回,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不算数不算数,重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顿时被父亲逗笑了,一家人其乐融融,让我发自内心觉得幸福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我完全融入了这个生活之中,几乎快忘记了有关于自己的一切。有的时候。我甚至怀疑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梦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忘记,我每天都逼迫自己写日记。而我的日记翻来覆去只有两个字:回去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    我渐渐变得苍老,并且与江雪生了一对儿女。他们都是学有所成。都有了不错的工作与事业。

    年老之后,我与江雪朝夕相伴,一起在小山林中,每天看日出日落。

    当夕阳照耀在我的脸上,我微眯着眼睛,轻声道:“日子如果一直是这样,倒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江雪握住了我的手,她转头看着我问道:“为什么不是美满?”

    “还少了一些人……”我指着前方的树林。轻声道,“念成应该在这儿玩游戏,又玉会在旁边看着他。而洁儿要在屋子里看电视剧看通宵,元奴先生、曹大他们,会时不时过来找我喝酒聊天。”

    江雪的声音里已经有了一些疑惑:“你说的这些人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我看向江雪的眼睛,认真道:“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缺少的人物,不应该是我吗……”江雪抓住了我的手,她温柔道,“江成,我们生儿育女,平平淡淡地过了一辈子。难道这已经不是最好的了吗?你时常叹气,时常忧伤,我不知道你究竟在难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在椅背上,轻声道,“从前有个小人物,因为一些事情。他从深山里走出来。第一次见到花花世界,第一次来到这个名为命运的金字塔。有个女人告诉他,他应该拼搏向上,才能得到人们期待的富贵繁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份重任压在了这个小人物的身上。他每天都活得很是疲惫。当走出大山的那天起,他就在想着怎样才能出人头地。渐渐地,小人物认识了一群陪同自己攀爬的朋友。过程其实挺辛苦,有时候欢笑、有时候挣扎、有时候愤怒、有时候悲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小人物的目标,也是时不时在变化。原本就想吃饱饭,后来觉得可以踏入小康的地步。等走着走着,发现自己早已经站在了原本期望高度的尽头,他本来想往上爬个一百米,带着老婆孩子过上安宁的生活。可等走出一千米的时候,他才明白自己走过了头。而这时候,小人物深刻理解到了两个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责任,简简单单。说出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曾经有个男人对那小人物说过,每个男人的肩膀上都应该有一片天空,好让他在乎的人们能无忧无虑地生活。原本小人物算是个自私的人。可当这个时候,他明白了付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刀刺入胸口的感觉疼,真心疼。可再怎么难受,也不如一些重要的东西失去。一路悲欢离合,小人物身上的伤疤越来越多,可最怕的就是这经不起折腾的心脏受伤。当缺了一块,想要惊慌失措地去补上,却发现怎样都无济于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路走来。他发现自己学会了下跪、学会了忍让、学会了痛苦。可无论走得多远,挣扎得多用力,他都学不会幸福两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