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量(第1/2页)

    天将鱼肚泛白,衣沾晨露的少年解决掉了最后一个来比剑的江湖客。

    高墙敛光,那拦路人背对着初阳,高大的身形晃了晃,最终还是和之前一路跟来的其他剑客一样,无声无息地倒下去了。那人颈边利落的剑口也在这时随之争先涌出浓稠液体,在幽暗长巷里闯出一条蜿蜒血路。

    夏泽眉眼淡漠,他跨过地上的尸体,抬手挽出剑花将飘摇送回鞘中。

    本不想要这些人的性命,他无意争斗,甚至最开始连剑都不愿拔出,可少年的步步退让意外激怒了他们,退无可退,索性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“捕尘,你若再把我的行踪泄露给他人,就休怪我将你五感尽废,双腿再不得行走于世。”

    夏泽沉着脸,微微仰头,不知是朝着谁说话,出口的声音虽不大,但包含的威胁倒一点儿都不少。

    他向来是言出必行之人,躲在暗处的清秀女子挠了挠头,一个纵跃而出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行个方便嘛夏公子!你太久没出来了,先前又传出孤身破剑阵的威名,现在满江湖的剑客都在寻你一较高下呢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少女一身布衣短打,半长不短的头发勉强在脑后扎起小束,看起来年纪不大,偏偏谈吐老气横秋油里油气的,她落身在夏泽身侧,瞧人一脸的不耐烦,又才摸摸鼻子道:“……我没办法夏大哥,那包尚一伙人设计擒住了我,说我要是不找出你的行踪就把我给宰了!你也知道…我除了轻功其他功夫都拿不出手,逃都没法逃……”

    夏泽转过头,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了她一眼,“哦?你的护花使者徐兄呢?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护花使者!提他做什么,他走了!鬼知道他去哪儿了!”捕尘嬉皮笑脸一僵,扭过头抓了抓自己的刘海遮住眼睛。

    以夏泽的眼力当然能瞧见少女哭肿的眼皮,他俯身拎起安置在一旁的包袱,粗略地检查了一遍才继续逗她道:“鬼不知道,但自称追踪术天下第一的捕尘也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谁要知道他在哪儿?有本事他一辈子别回来找我了!”捕尘恨恨地放完狠话,气得把本就乱蓬蓬的头发搓得更乱了,“唉!不说他了!夏大哥,说说你,你最近做什么去了?可是碰上什么好玩的事儿了?喏,我这边有口风,传闻女和尚近日将重出江湖与秋游岛岛主约战西汀,要不,结个伴,去看看热闹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夏泽摇了摇头,裹好包袱,运起内力拔地而起,捕尘紧跟其上未遂,被一股内劲屏退推回原地。

    “夏大哥,那你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女子的高声呼喊让夏泽止住脚步停在树枝上,她一喜,刚准备上前,却听见青衫少年问道:“捕尘,天煞铁匠吴天福——你可知他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捕尘一愣,倒也老实回答了,“许是在荒北吧,我前些时候在边城小镇见过他,那会儿二月初的时日,他却随身收着寒星草与冰虫叶,除了赶赴酷热无比的荒北大漠以外,我着实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夏泽转身就走,短打少女着急地又想跟上,“哎!你要去荒北?带上我啊!”

    夏泽一个甩袖,内力随风推动,再次将那人挡了回去,他清楚捕尘的小心思,笑着调侃道:“捕尘,我可不当你的护身符,你还是快去找徐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少女捏着拳头气得磨牙想骂他,可想了想他下手杀人的模样,没敢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越飞越远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的!都是榆木疙瘩!气死我了!”待完全瞧不见男子的身影了,她终于忍不住恶声恶气地啐了一口,只是一个吸气的时候,捕尘一怔,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玫瑰?蜜蜡?”

    她连忙凝神闭眼在空中嗅了嗅,回想到刚才男子怀里叮啷作响的包袱,发出的声音又杂又小,但她生来五感惊人,这会儿安静下来细细回味,就能分辨出许多。

    “……珍珠?初响清脆回响急促,是……血玉?还有好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!”捕尘一脸震惊,“飘摇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