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根(第1/2页)

    小桃情绪低沉了好几天,白日里她总是神色恹恹地坐在院里新架起来的秋千上,捧着书卷发呆。

    自从发生那事以后,她就不肯常呆在屋子里了,尽管夏泽早就把一切处理得干干净净,连一丝血腥味儿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浓荫遮蔽,夏风吹得头顶的树叶哗啦作响,小姑娘环抱双膝,名贵纱裙散落一地,满头未梳起的细软发丝随风扬起擦过脸颊有若有若无的恼人,她只得偏着脑袋在肩头蹭了又蹭。

    “看了一上午,看到哪儿了?”少年无声无息地站在她身后,五指收合替她顺了顺乱飞的黑发,瞄了眼她一页未动的书,带着笑意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小桃眨了眨眼,回过神迟疑地翻开书封。

    装腔作势的举动惹得男子轻笑出声,他伸手包住少女柔嫩的婴儿肥,逗小猫小狗一般地慢慢抚摸,嘴里却是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带回来的东西拆开了吗,喜欢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点点头,习惯性地将脸靠在他的掌心里,脸颊被捏疼了才说道:“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少年低头看着她状似认真地翻页,应了一声也不说话了,只是不规矩的手顺着她脸颊而下,指尖没入衣领。

    清晨起身的时候夏泽没给她穿肚兜,只套了件轻薄纱衣,走起路来胸前两团肉一颤一颤的,男子肖想已久,这会儿终于可以送进大掌里反复揉捏。

    乳头几乎在触碰的一瞬间就凸了出来,少年捞起一团有些份量的乳肉,在手上掂了掂,低声在她耳旁闲闲自语:“那丫头真是该死,饿着我家小桃儿了,连乳儿都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耳廓滚烫,带着胸前不正常起伏的大片衣襟,小姑娘捧着书卷的小手一抖,整本书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你别说了!”

    粗糙五指陷进乳肉,小桃忍不住弓起背脊,胸前一空,竟然躲过了抓弄。她诧异地抬头一瞧,才发现原来少年松开了把玩,从身后走到跟前,也坐在了秋千上。

    秋千是夏泽闲时特意给小桃打造的,座位不大,男子的身躯直接就能占去大半,小姑娘歪着肩膀,被挤得快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来,坐这里。”夏泽好整以暇地望着她,拍了拍自己的大腿。

    小桃抱住一边的秋千绳,努力稳住身子,扭过头瞪他。

    “来,乖一点,掉下去会摔着腿的,虽说腿断了没什么,我接得上,只是到时候得难为你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僵持不下,小桃带着恳求开口,“我今天不想做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余地,少年摊开手,定定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当然还是过去了,小桃敞着纱衣,岔开腿坐在男子身上,任由他掌控自己的身体,白花花的乳房被玩得烂熟,奶肉被粗暴地抓住,一颗殷红的乳头卡在指间抵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胸前的濡湿粘腻刺激着小姑娘的感知,她低头看去,却瞧见埋在她胸前的少年俊脸被树荫空隙投射下的光斑分割开来,变得暗一块儿亮一块儿,形貌可怖的好似一只在啃咬血肉的寻仇恶鬼。

    嘬吸声咂咂入耳,乳头被磨得生痛,容不得再乱想,小桃仰脸轻呼,身体被迫前倾,两团泛红的绵软肥硕挤在中间,淫靡放荡。

    宽厚大掌扶住她软塌塌的腰,乳晕都快被吸大了一圈后,恶鬼才将将离开了她的胸前,光影挪动光斑隐去,少年还是那张人人夸赞的好皮囊。

    “坐好,自己把腿抱住。”

    少年把她放在秋千上摆成双腿分开的样子,整个肥厚阴部露出,艳红的阴唇被这样的动作扯开,夏泽着迷地用拇指摁了摁,忽然发现没怎么湿。

    小桃忍着戳弄,白花花的臀肉一跳一跳地抖动,她吃力地抱握着自己的双腿,细声细气地求他,“今天真的不想,不想……唔!”

    刻意大声的舔吸音炸在她脑子里,眼下的言语想法在少年肆意的唇舌下变得无关紧要。肥美阴唇被这人的舌尖刮得外翻,薄唇堵在穴口狠咂几次,五脏六腑都快从阴道里吸出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敏感身子禁不住舔弄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