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涌(第1/2页)

    一入秋,阳东特有的灯节便到了。林府重节气,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欢天喜地地布置一番,邀府里人齐聚同乐。

    已至未时,林小桃的院子才迎来傍晚去主院赴宴的通报。

    传告之人是个小厮,不好进女眷院子,在院外高呼说明来由,又等了一会儿,才听到里边儿弱声细语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应答,他不多逗留,嫌恶地扫了眼这灰尘四起的破败院门,拍拍衣袖走了。

    他是林锦林大少爷的书童,说到底这一趟不该他来,通报这些杂事一直由管事直接告与各院主子的随身丫头就好。可管事说这院儿的丫头不见了许久,莫约私逃出府了,又偏偏他们大少爷知道了这事,竟然责令让他来这偏僻地方代为通报。

    书童踢了踢地上没人收扫的落叶,探究地回身观望,心下直道“古怪古怪”。这院子听说青天白日总是紧闭大门,可不就是古怪吗?其实要他说啊,找不到丫头通报就算了,反正是个过不了几年就会被送去当妾的不受宠庶女,耐不住大少爷看重手足同胞,硬是遣他来了。

    他专注于自己的埋怨,拖沓步伐在极致静谧的小道里格外显声,微风一阵卷送,突然,他停身驻足,疑惑地侧耳探过。

    刚刚好似听见了女子的哭叫声,再凝神仔细一查,却听不出了。摸了摸脑袋,书童只以为听岔了,慢悠悠地远去。

    一扇旧门,隔开两处景。

    深庭内院,桃叶枯萎,渐黄的叶儿打着旋落在一片白花花的赤裸肉体上。少女无暇顾及,情潮汹涌,她大脑放空只能趴在躺椅那儿绞着双腿急急喘息。

    少年居高临下地站在她后面,一身玄青长袍早被扯得凌乱,衣领大敞,锁骨与结实的胸肌露出,上面有小姑娘难受得紧了张牙舞爪咬出的牙印。

    他方才在人腿间出了一回,这会儿眉眼软和像从一池春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眼尾沁桃花,真真一副浪荡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小郎君俯身捻起小姑娘雪背上的那一片落叶,缓慢刮蹭之下漫不经心地调笑道:“几次了?这么容易就丢了身子?”

    若即若离的搔弄让她难耐地扭动腰肢,小桃咬着红唇吸了吸鼻子,勉力爬起来朝夏泽张开手臂。

    少年挑眉,顺意将她搂住,想着秋季生寒,又催动内力给人取暖。

    周身热烘烘的,小桃满足地靠在他怀里,她调整着坐姿,瞧见男子锁骨下的牙印,想都没想,便伸长了舌头去舔那个她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滑腻腻的小舌头肆无忌惮,将那一块舔得酥酥麻麻,夏泽舒爽得一声抽气,他笑了笑,护住她后背的大掌捏住她的臀肉,正待探进,就听见小姑娘娇娇地求饶:“不要了不要了,晚上要去主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灯节?”

    “嗯呢,对的。”

    灯节啊……

    眉心绞成一团,夏泽忽然回身将人压在身下,清俊面孔埋进女子的颈窝里呼着热气,小姑娘被吓得惊呼,倒在躺椅上一喘一喘地抱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不能陪你过了。”

    相拥半响,男子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。小桃眨眨眼反应过来,渐急的心跳仿佛漏掉一拍。

    “灯节想我陪你吗?”他又迫不及待地道。说话的同时微微起身,单手撑在她耳旁,鬓边细碎的发丝飘飘然抚在小姑娘饱满的唇畔。

    “你想,我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上一句询问未给应答的时间,夏泽完全不愿意听到答案似的,急忙抛出另一个承诺诱饵。

    说完,少年直勾勾地望着身下少女,颀长结实的身躯严丝密合地紧贴着,明明压得人快喘不过气了,小桃的心思却流连在了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也在看他。

    看他野蛮生长的浓密长睫,看他溶进寒星饮满风流的双眸,看他鼻尖一点将落不落的汗珠,看他……近在咫尺的薄唇。

    无端地,小桃记起前几日看到的一个词。

    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那她现在,算不算是心猿意马?

    她想着,下意识地抿了抿唇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