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套(第1/2页)

    花影憧憧,香衣粉袖。

    林府女儿家多,灯节又是难得可以不受拘束的日子,偌大的后花园里女眷成群,莺莺燕燕好不热闹,拥簇的花儿都被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锦玉冠高戴华服加身,俊脸下睑两片青乌疲倦都被生生压了下去,他步伐急促,穿过后堂一路快步走过,微微颔首示意,将数声“大哥”、“兄长”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宽宅主院,长辈们早就齐聚一堂了。

    林锦挨个行过礼,林老爷子捻着长须例行问话,问得无非还是那些老生常谈的,如:剑术习得如何?有几分把握在大会拔得头筹?

    林锦垂首,喉头干涩的仿若出不了声儿了,踌躇半响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大夫人看着老爷子垮下去的脸色,连忙为自己大儿子打圆场,“爹,锦儿归家才几日,回来了又日夜不休的练剑,您体谅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林老爷子想着这样的日子,到底要给长孙留些脸面,憋下火气道:“吩咐下去,摆宴吧。”

    林府讲排场,长宴续到下厅才断,林锦坐在上首,一边应付着各方的敬酒,一边分出心神念着坐在最下位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小桃。

    自那日从她院子回来,他一直痛苦难熬,他想着小桃,又恨她不知羞耻做出那些腌臜事,可叫他将此事抖露出去却是万万不敢,这事若被长辈知道,小桃怕是……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还见识到了那姘头的手段,那强横的内力……是他生平所见之最。

    林锦深深呼出一口气,握紧了手里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大少爷!”

    是身后随侍的丫鬟在叫他,他抬头一看,便发现长辈在邀他舞剑。林锦感受着众人期盼的目光,心中凉意蔓延。

    他握着佩剑起身起势。

    招招式式与所习剑谱分毫不差,却少了剑客该有的凌厉,出手迟疑不够果断。不懂剑的女眷们惊呼赞扬,可他看得清楚,最高处的祖父渐沉的脸色。

    他自嘲地想,他真是个失败者,情爱上无法得到心悦的女子,身负林氏重任却无力光耀门楣。

    最后一刺收尾,提剑,归鞘。

    他不再看下厅,与宴上客拜别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主院的喧嚣离自己越来越远,他听见身后急促而轻巧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停在不远处,随后……

    有人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兄长。”

    心跳随着女子的呼喊渐急如雷,他颤着手掰开腰间那对皓腕。

    “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细小的抽泣声搅乱了理智,他转过身,瞧见朝思暮想的这张脸。

    昏暗的夜,来不及宣泄相思之苦,林锦一眼就看见了女子脖颈上被发丝遮挡一半的暧昧痕迹。他瞳孔一缩,不由自主地伸手摁住那个印记,指尖劲力压得那一块肌肤发白,好像这样便能让痕迹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与他……是否……是否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无言而立,安静得可怕,与远处的热闹仿佛不是一个世界。主院的歌舞玩乐之声传遍林府,惊起四处歇脚的寒鸦,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影。

    小桃站在一片阴影里,她仰头,忽然极小声地问了一句:“你为什么不推开门。”

    林锦瞬间惨白了脸,他像是遇见了什么洪水猛兽,在劫难逃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小桃的目光死死钉在他脸上,她逐字逐句,听得林锦如坠炼狱。

    “话本子里,哥哥最后都会妹妹离开的,那兄长呢?”

    “兄长是知道了,对吗?”

    她终究忍不住大哭了起来,攥紧林锦的衣袖,受了天大的委屈,哭得林锦的呼吸都跟着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来!为什么不来找我!为什么!”

    一声声尖利的质问戳破了那层窗台纸,林锦不堪重负弯下背脊,抖着手抱住了小桃的肩膀,他把头埋得低低的,不知是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