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(80)(第1/4页)

    几位保镖看见他顿时激动,下意识想迎出去,但紧接着就想起了先前的种种诡异,一时迟疑。

    封白青则没那么多顾虑,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路阿一看这只优雅的巨兽,抬手就摸了把头。

    封白青忍了,想问问小兔子的事,却见他摸完就走,急忙喊住了他:回来,我是你少爷。

    路阿笑了一声:边去,谁不知道我们少爷是哑巴。

    封白青:

    路阿走出半步回过味儿,迅速又折了回来,一脸稀奇:真是少爷?

    封白青盯着他不动。

    路阿觉得这眼神果然像,吩咐系统核实一圈人,得知封家人都在亭子里,心想还真是封白青。

    他顿时没控制住手,又摸了把头,还手贱地挠了挠下巴。

    封白青眯起眼,有点想抽他。

    系统看着这只威慑十足的麟狮,说道:你小心他一巴掌把你拍湖里去。

    路阿:瞎说什么呢,渐层能有什么坏心思?

    系统: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路阿还是识时务地收了手。

    他端起满脸的惊喜:真是少爷啊,少爷你会说话了?太好了!

    封白青充耳不闻:他呢?

    路阿很诚实:受伤,段池带他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封白青:段池?

    路阿:这不是巧了吗,段池和乙舟今天来景区约会,就顺手帮了忙。

    他说完听见系统汇报说景区要派车过来,便暂时扔下封白青,进了小亭。

    封家人把和封白青和好的契机全押在了女人身上,早就想抓着路阿问问女人的事,只是有些犹豫,这时见他主动进来,便试探地问了两句。

    路阿望进他们的眼底:她是个骗子,脸是整的,生物信息也是假的。其实她是被封家主狠狠伤害过的女人,今天带了炸药包想和你们同归于尽,幸亏我同事机警,把人扑下了湖,而他自己受到重伤,已经送去抢救了。

    封白青紧随其后过来,把这段话听得清清楚楚,心想这不是扯吗?

    结果只见家里那群人整齐划一地点头,同仇敌忾:都是小封造的孽!

    封白青:

    路阿:但我没想到她得到见面地点后,竟让同伙事先在酒楼也装了炸弹,导致整个酒楼都塌了。

    保镖:丧心病狂!

    服务员哽咽:幸好大家及时跑了出来,酒楼也只有你们这一批客人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保镖:炸弹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路阿:可能是用无人机带的吧。

    保镖:妈的,她死了吗?

    路阿:不知道,我没见着尸体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:你刚刚有看见什么东西坠湖吗?

    路阿:有啊,好像是被风吹起来的,一下砸湖里了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:哦,这样啊。

    路阿:嗯。

    封白青:

    路阿见几位保镖想赶紧去医院看看小兔子,扭头看向自家少爷,干咳一声问:少爷,去吗?

    封白青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率先转身:去。

    路阿摸摸鼻子,老老实实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彻底的催眠对别人管用,对故事线的主角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除非是趁着他心神大乱的时候,但即使这样也维持不了多久,他很快就能自己察觉并挣脱出来,所以路阿干脆不费那个工夫了。

    至于封白青这事该怎么办,他得抽空再问问老大。

    哦对了,局里那边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他一边琢磨,一边给景西发消息交代后续情况,然后便吩咐系统去局里打听一下。

    景西这时也在往医院赶,刚看完他的消息,就听见系统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系统:你快看热搜!

    景西打开一看,一条热搜正高高挂着:狐萧剧组遇袭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段池也发了消息:【修文和语梦出事了。】

  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