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ǎοгουщě.cοм分卷阅读18(第1/2页)

    了,快吃吧,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刚刚打好的,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苏伯很好奇安沅和际舟到底发生了什么,不过他不能问,应该事情挺大的,安沅一直在他心中就是班上最好脾气的存在,连安沅都这么生气了,际舟肯定做了让安沅特别生气的事。

    看着安沅心不在焉的样子,苏伯主动谈起话题,让气氛轻松些。

    “安沅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的说话吗?”

    安沅仔细想了想还是摇摇头,“抱歉,我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苏伯就知道他不记得,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,笑着说:“没事,我给你说就是,说不定你就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刚上高二的时候,那天苏伯因为家里有事走的急,把妈妈留给他的护身符给丢了,他找了很久很久,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,是安沅找到了他,安沅说他扫地时捡到的,听同学说是苏伯的就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苏伯对他很感激,从那时起就注意到了安沅,不仅成绩好,为人也很好,苏伯很想和他做好朋友,无奈感觉安沅太疏远人群了,他也不好意思主动找安沅,被拒绝了还不得尴尬死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都没什么印象,对不起。”安沅诚恳的说抱歉,确实他没有映像了,在过去的近3年里,除了学习,他更关注的是际舟,无论是那一件事,只要有关于际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也是可怜罢了,得不到的回应,他也放弃了,现在际舟反而回头看他了,猝不及防的他完全无法接受,他看不清际舟的心,害怕自己又沉沦下去,反而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害怕如那天一样,给了他希望又让他失望,他太害怕了,失望的心情如刀割一般,凌迟着他身体的每一寸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没关系,现在我们做好朋友也不迟哦。”苏伯拉回安沅的思绪,猛塞一口饭,含糊不清的说和安沅做好朋友好兄弟,以后学习什么的要指望安沅帮助他。

    安沅被他的样子逗得一乐,笑着点头,得到回应的苏伯又猛塞一口饭,笑的眼睛都弯了。

    今天,他又多了一个朋友,以后就不再是独自一人了,也许人生没那么糟糕,不是还有更多的美好等着他吗,安沅,向前看吧,做自己为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15

    临近期中考试,际舟一直坚持不懈的对安沅好,每天早上都会给安沅带早饭,又或是中午拉着安沅就跑去食堂,总之他不会放弃一切和安沅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安沅也很头疼,他以为就在那天际舟已经放弃了,没想到竟然愈挫愈勇,尽管说了他已经吃了早饭,际舟还是不停,际舟那期待的眼神,安沅还是忍着拒绝了,被他抓去食堂,安沅也无法反抗,每次都被迫压着不让跑,际舟还乐呵呵的给他夹肉。

    体育课,安沅跑着跑着,后面的际舟就挤了上来,并排着和安沅一起跑,被他恰队的同学拍拍他肩,“际舟,咱好好跑行不行,你这身高在这里突不突兀啊!”

    际舟摆摆手臂,“走开,我要和安沅一起,万一安沅晕了倒了,我就在身边嘛,好放心点。”

    安沅用手挡住脸,都没脸见人了,这话也确实把那个同学整无语了,就800米,怎么还会晕了呢?

    犟不过际舟,他总有理由,无非都是跟安沅有关,际舟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安沅了?

    其实安沅跑的还是有一点点累,毕竟体质摆在那儿,察觉到安沅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,际舟用手拉着安沅,借力好让安沅跑轻松点。

    这么作弊的动作当然不允许,安沅想甩开他的手,被他紧紧握住,说什么都不放。

    跑完后,安沅才轻松下来,多多少少都出了汗,苏伯跑过来和安沅说话,际舟拿着一瓶水过来卡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又干什么啊?际舟。”

    苏伯已经无语了,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每次他和安沅刚说上两句就被际舟过来打断,眼神凶狠的盯着他,那感觉像极了护食的狼狗一样。

    际舟狠瞪了他一眼,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