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德江同志今天安排了手术?”赵贵山脸色微微一变,这件事情他还真的不了解。

    许国华点了点头,把具体的情况对赵贵山汇报了一遍。赵副部长的脸色马上就是凝重了起来,“这是好事儿,不管怎么样总得争一线希望,要是真能好起来,可就是大幸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围绕着孙德江聊到了陆北省的人和事儿,说着说着话题就是落到了陆北省的政法系统改革上。对于许国华这些日子干出的成绩,赵贵山毫不吝啬的给予了绝对的肯定!

    “国华,前段时间我和仲央的某些领导还谈到你们陆北省的改革,大家对你这位省政法委副shu ji的评价都很高啊。”

    赵贵山满意的点着头缓缓说道:“这件事情你干出了成绩,上面的领导们就都能看到。之后我和汉良同志也谈了谈,他对你也是非常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您和赵总里的肯定。”许国华笑道:“倒是没想到我在陆北省的工作您二位如此了解,还真是让我羞愧。实不相瞒,陆北省的政法改革工作也走了不少的弯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也听说了。”赵贵山微微一笑缓缓说道:“走弯路是改革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及时调整过来,这就是你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许国华便不再答话了,该谦虚的自己已经谦虚过了,再过分的强调,那反而成了一种卖弄。

    “国华,对你们陆北省公安系统的具体改革,我还是很有兴趣的。”许国华猜的果然没错,赵贵山借着这个话题,果真谈到了公安部门的改革话题上来…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的建议,好的想法,尽管可以和我聊聊。我这个公安部副部长,也得和你好好学习学习,毕竟陆北省现在已经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赵部长,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。”许国华急忙摆了摆手,“既然您问到了,那我就简单的说几点我自己的看法,要是错了还请赵部长您多包容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里也没有外人,我知道你也有丰富的基层公安经验。咱们随便聊,聊到哪儿算哪,如何?”

    有了赵贵山的这句话,许国华才算是松了口气。要知道如今赵贵山的身份可是非常敏感的,许国华也不想因为某些小事儿,惹出什么da ma烦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谈话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,许国华围绕着陆北省公安口的改革经验,就全国范围内公安部门在改革中可能遇见的问题,许国华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。

    当然,与此同时针对部分可能出现的问题,许国华也条理清晰的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…

    两个人一个说,一个听,时间倒是过的飞快。

    10点左右,这场谈话才算是暂时结束!

    “不错,你刚刚提到的几点确实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。”看着面前的许国华,赵贵山的脸上充满了感慨。

    许国华年纪轻轻,可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却每次都是让赵贵山眼前一亮。不说别的,单单就这份能力,也足以让最高层的大佬对他刮目相看了…

    “赵部长,这些都是我粗浅的意见和看法,有什么说的不对的也请您指出。”

    赵贵山摆了摆手,“提的都很好,实践出真理这句话果然不是说着玩的。事实也证明,陆北省的政法改革为你的工作提供了非常多的思路。”

    许国华尴尬的挠了挠头,从今天见到赵贵山开始,他就不停的表扬、肯定自己。虽说两人之前的交情就不错,可这种情况也确实是第一次!

    “国华,正经事儿聊完了,咱们谈些私事儿。”赵贵山话锋突转,许国华的思维一时间都险些没有跟上来…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燕京发生的事情,我想你也有所耳闻吧?”

    许国华微微一颤,赵贵山在指什么许国华自然是心知肚明。能让他如此重视的,也只有皇城娱乐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您是说,刘礼被外放的事情?”

    赵贵山点了点头,“没错,之前刘礼是汉良同志的秘书,这件事情我想你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刘礼搅合到了燕京的漩涡,这也是汉良同志始料不及的。但是刘礼的身份毕竟特殊,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也轮不到汉良同志操心。”

    许国华点了点头,赵贵山说的没错,作为刘家培养的第三代核心子弟,确实不是赵汉良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!

    孙前进也很明确的告诉过自己,这次刘礼外放主要也是刘家的大佬们表的态。这件事情从头到尾,赵汉良都是一声未吭、一言未发…

    “虽说汉良同志没说什么,可我也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好受。毕竟这件事情对他多多少少也有些影响,也因此近一个月了,汉良同志也没有定下来谁接刘礼的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和他聊过,汉良的意思是一定要找一个知根知底儿,而且各方面能力还都不错的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赵贵山一边说,一边紧紧的盯着许国华…

    许国华的呼吸越来越重,赵贵山的话已经说的非常直白了,他要是再听不懂,那就是傻子了!

 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