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宋春花眼睛一利,“那袋子东西呢?!你弄哪去了?!”

    刘招娣吓得缩了缩脖子,眼圈立马就红了,“我不小心把水弄到那袋子里了,我看里面都是粉末,还以为是面,就想着要就做面条吃吧,结果倒出来加了水才察觉出不对来,我怕娘说我,就冲水给倒了。”

    宋春花用手指点点刘招娣,显然被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啊你,什么东西你都敢倒!你知不知道那东西是你大嫂点豆腐用的卤子!”

    刘招娣低着头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张月娥眼睛眯起来,盯着刘招娣,心里衡量刘招娣刚才那番话,说的有几分真。但是她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。也许是她娘往日的告诫,让她将方子看的比什么都重,也更加敏感一些,对于刘招娣的解释她不置可否,再加上今天徐有志也去了镇上,张月娥的心不断的下沉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只是她的猜测而已,老二看起来憨厚老实,应该做不出偷人方子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娘,二弟妹也不是故意的,就先这样吧。”张月娥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大嫂替你说情,我怎么也得让你好看!”宋春花心里有气也只能憋着,她现在是投鼠忌器,对于刘招娣说的话她倒是没有怀疑,因为她觉得刘招娣这性子根本就不敢赶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刘招娣感激般的看了张月娥一眼,但是张月娥这次却看都没有看她。

    “娘,您尝尝那个云酥饼,听说是新样式呢,吃起来又甜又酥,好吃极了。”

    宋春花受用的很,她瞪了一眼刘招娣,警告她以后注意着点,在转过头看向张月娥的时候,眼中却充满了笑意,那眼神好似看的是自己的亲闺女一般。

    等宋春花和张月娥转头走了,刘招娣脸上的表情就落下来了,她刚才升起的那点对张月娥的感激,立马就消散不见了。心里马上被不满的情绪充满,什么东西,势利眼,不就是能赚几个钱么,偏心成那样,等以后他们赚了银子,休想她给这两个老家伙花一分!

    刘招娣愤愤的想。

    张月娥回到房里,自己琢磨刘招娣说的话,刚才回到堂屋,她婆婆也说,刘招娣之前是出去倒过什么东西,那表情躲躲闪闪的,不知道干啥亏心事了,她当时懒得搭理她,就没有说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觉得不放心,便出去看了一眼,果然,在西边远远的看到一滩白色的痕迹,她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刘招娣过了婆婆这一关,回到房里忍不住拍了拍胸口,“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能吓死你?瞧瞧你那胆量,吓死你没事,别吓坏我儿子。”徐有志靠在被子上说风凉话。

    “嘿,我说徐有志,你还有没有良心了,你眼里就有你儿子了是吧。”刘招娣双手叉腰,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说,你至于这么大反应?别生气,你现在怀着身孕呢。”徐有志好不容易说句软和话,伸手拽了刘招娣一下。

    “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刘招娣顺势就坐在了炕沿上。

    “刚才都吓死我了,还好你聪明,让我视线做好准别,要不然就露馅了。”刘招娣想起刚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徐有志摩搓着她的肩膀,不以为然的说,“你怕什么,咱们做的万无一失,就算她怀疑我们又怎样?又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刘招娣转过头,一脸惊奇的看着徐有志,“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?”

    徐有志抬起头,朝她笑了笑,那笑容里没有了憨厚,只有精明!

    晚上徐有承不在家,张月娥随便炒了两道青菜,又闷了一大锅米饭,再加上带回来的那一只半烧鸡,正好够全家人吃的。

    不过,饭桌上,徐有志和刘招娣两个人看到这一只半烧鸡,脸上的表情可不太好。而宋春花特意加了一块鸡屁股放到了刘招娣的碗里,“不是想吃烧鸡吗?现在让你吃个够!”

    这就可想而知,二房两人的心情是多么的不美丽了。

    徐有志和刘招娣两个人没吃多少,张月娥中午吃过了,这一只半烧鸡,有一整只是被徐苗和田如珠两个人吃的,这姑嫂两人好似在比赛看谁吃的多一般,吃的是满嘴流油,看的张月娥心情都好了不少,她摇摇头,去灶房又给他们做了一道豆腐酸辣汤,给她们解解腻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天还大亮,张月娥见徐苗总朝外面看,知道她想要跑出去玩,便十分大方的放行了,徐苗得到大嫂的首肯,立马美滋滋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春花看了她一眼,却没有拦着她,而是在徐苗跑走之后,才说了一句,“你啊,就惯着她,她都多大了,还不知道给家里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张月娥收拾好碗筷,一边往灶房走,一边笑着说,“她还是个孩子呢,多去玩玩也好,等长大了就不好意思出去跑了。”

    宋春花只得了这么一个女儿,心里自然是宠着的,听到张月娥这么说,只是笑了笑,对她说的徐苗长大了就不好意思出去跑的说辞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三年前她也是这么想的,结果呢?事实上徐苗淘气可跟年龄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